秦野跟秦牧陆景庭不一样,他小的时候没有被他家美人逼着要像小叔怎样怎样,他们家对他是采取放养式的,所以这货没有像秦牧变态,也没有像陆景庭中二。

不过,他也有点怕秦墨池。

嗯,这个世界上不怕秦三爷的人,估计除了他家宝宝也没谁了。

不对,现在多了一个,秦修小BB。

秦野看着他小叔的后脑勺傻笑:“嘿嘿,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,我已经把她打发掉了,小叔,能不能……”不要跟家里老头子说啊?TAT

老头子指的是秦振业。

秦振业现在是寰宇国际的董事长,忙飞,一直喊秦野去欧洲帮忙。

秦野这货知道在他家老头子眼皮子底下肯定就永无天日,一直找各种借口,就是不挪窝。

秦振业要是知道他不正正经经的交女朋友,整天瞎混,估计立马就能从欧洲飞过来。

秦墨池这才转身淡淡的斜了他一眼:“我在的这期间……”

“明白,我绝对不带任何女人回来,小叔放心。”

秦墨池扫了扫屋子,眉头一皱:“叫保洁的人来彻底打扫一遍,让张波把我的行李送上来,午餐我就不吃了,下午没事不要来打扰我。”

清爽妹子温馨又耀眼

三爷要一个人静静地想念宝宝,这是一个特别忧伤的话题。

秦野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:“小叔,不检查我的功课?”

“几岁?”秦墨池上楼去了。

秦野闭上嘴,心里乐开了花。

他在大事上不马虎,办事也有效率,但是只要秦墨池检查他的功课,他非挨骂不可。

所以,一切功劳都要归功于小婶婶啊,以后得把小婶婶的大腿抱紧了。

休息了一下午,夜幕降临,向晚歌要开始正式上班了。

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她受到了严重惊吓。

短发依旧是内扣,以前的空气刘海却变成了厚重的齐刘海,让她原本就小的脸显得更小了。

这不算什么,夸张的是赵青给她化的妆。

浓重的眼妆,晕染的特别夸张,原本灵气逼人的杏眼一下子就变得妖媚起来。

嘴唇当然是红的,不过不是童越那种鲜红,稍微带了一点点暗黑。

赵青说:“晚姐的皮肤白,我就稍微修饰一下好了。红唇的气质是冷艳型,就是现在这个样子,不错,很棒。”

向晚歌第一次知道自己还可以冷艳,她学着他家池舅舅的神态,微微眯了眯眼睛,哎哟,那眼睛就寒光一闪。

“就像这样?”她问赵青。

“对,就这样。”

向晚歌想笑,但是不敢笑,她知道只要她一笑,这气场绝对崩。

尼玛,这不要人命么?

“阿青,万一我绷不住怎么办?”

赵青想到向晚歌活泼讨喜的性子也有点发愁,周伟过来说:“这个问题不用担心,我想,当看见那些男人,想的肯定是上去揍他们一顿,而不是对着他们笑。如果实在绷不住,可以试试冷笑,嗤笑,嘲笑,明白吗?”

“欧啦。”向晚歌比了个OK的手势,对着镜子开始练习周伟说的那几种笑。

效果不错,至少她自己觉得能够上岗了。

赵青一边帮她挑衣服,一边道:“只需要偶尔露面就行,不用每晚都露面,这个周经理会安排,需要出面他会叫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

老板嘛,肯定要保持神秘感。

楼上的书房其实就是个监控室,向晚歌平时的工作地点就在那。

赵青帮她挑了一套套装,上面是白色的衬衣,下面是那种包臀裙,紧紧包裹着屁股的那种,走路的时候步子都不能迈太大。

向晚歌换的时候还很满意,心想这衣服池舅舅该不会生气吧?

不透不露,除了胳膊和双腿,别的地方可都遮得严严实实的。

这货哪知道,就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段儿,穿这么一套出去,那对男人来说绝对是灾难。

以致某天秦三爷亲临四号公馆,看见他家宝宝那足以让男人喷鼻血的打扮,立刻就拍了支票,把四号公馆的老板娘给强行包了。

咳咳,这是后话。

向晚歌换好衣服出来,赵青和周伟都是一愣。

来的时候,向晚歌就格子衬衣加牛仔裤,谁能想到这丫头看着娇小,原来藏在衬衣下面的身材竟然这么好。

套装的诱惑力在哪?

就是明明该遮的都遮住了,却偏偏让人有一股子撕了对方衬衣裙子的冲动。

向晚歌那被她家池舅舅好不容易养大的C,在前面把衬衣撑出了一道迷人的风景线,纤细的腰,浑圆的屁屁,雪白的长腿,连赵青看了都舍不得移开眼睛。

赵青觉得,为了不让老板夺走花魁的风头,她还是再给老板找一件小西装算了,能遮多少遮多少吧。

周伟看了一眼就赶紧移开了视线。

向晚歌无所觉,对着镜子左右看了看,嘀咕道:“这要是我妈在这,她们肯定都认不出来了。”

“认不出来就说明我们的造型是成功的。”赵青看着向晚歌的头发:“晚姐,要不要再染个发?”

“染发就算了吧。”向晚歌摇了摇头:“就这样,偶尔可以换个长发,或者更加利落的短发试试。”

关键是她这张脸,在国内也算是小有名气的。

不过现在被赵青这么一化,也确实没人能够认出来了,连她自己看着镜子里的人都觉得陌生。

周伟也道:“这样就很好了,晚晚要记住,冷艳。”

向晚歌立刻抬了抬下巴,脸上的笑容收起来,绷着脸道:“我冷艳了。”

赵青和周围忍不住笑起来。

童越的性子本来就冷,这两人习惯了童越的行为处事,现在猛地换成了向晚歌这个古灵精怪的小神经,赵青和周伟都觉得后面的工作肯定很愉快。

定完妆,三人刚到客厅,就听见陆擎天在外面敲门。

这位头儿可跟林成不一样,脾气爆着呢,在外面边敲门边嚎:“开门,开门,十万火急。”

赵青要去开门,向晚歌拉住她:“我去,正好试试咱这装扮成不成功。”

门开了,陆擎天举着手,瞪着门内那个一脸高贵冷艳的女人忘了放下手。

PS:今天木有啦,宝贝们明天见,群么么。

分类: 未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