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初,傅宝芸突然宣布要嫁给董若勤的时候,没少有人为此泼凉水。

再加上傅宝芸当年生产的时候突然摔了一跤,导致董木林早产,外人更是议论傅宝芸与董若勤婚前有染。

这些事都让董若勤心生愧疚,只能加倍的对她好。

“不管那些如何,都是傅宝芸自己的选择,可对?”蓝小韵淡淡的说道,“而且,我倒是好奇了,她当年顶着那么多的压力嫁给你为妻,按理说,她应该很爱你才是,为何我看却不是如此?既不爱你,为何要在如此大的压力下嫁你为妻?”

蓝小韵不再多说,她丢下这一句足够让人遐思的话就向着后院走去。

果然,董若勤沉默了下来。

傅宝芸待他如何,没有人比她更为清楚,她何止不爱他,根本就瞧不起他。

既然瞧不起,又为何顶着压力嫁给他?

董若勤还没想明白,旁边就传来傅宝芸怒火滔天的声音。

“董若勤,你是死人吗?和那女人多废什么话?还不快将我拉出去!”

闻言,董若勤这才反应过来,急忙抛开了一旁的废墟,把脸色苍白的傅宝芸拉了出来。

傅宝芸一离开废墟,立即一巴掌甩了过去。

森女系少女俏皮麻花辫吊带碎花裙居家写真图片

啪的一声,这清脆的声音在安静的院内格外清晰,吓得那些下人们连动都不敢动一下。

“董若勤,你这个废物,没用的东西,没看到本公主被人欺负了?你就不知道将那丫头狠狠教训一顿?”傅宝芸愤怒的指责完董若勤之后,目光又转向了那些畏畏缩缩的下人,“还有你们,眼睁睁的看着本公主被欺负,更是不知道伸手拉一把!要你们还有何用?来人,将这群下人都拉出去仗毙了。”

“娘,”董木雪眼皮一跳,急忙走到傅宝芸的身旁,“你别冲动,若是你仗杀如此多下人,世人如何议论你?依我看,没人赏一百棍就行了。”

傅宝芸这才回过神来,冷声道:“看在雪儿求情的份上,每人去领一百棍,以后再有此类事情发生,绝不轻饶!”

众下人身子一颤,目光中露出惊恐,以他们的实力,一百棍也足矣要了他们的命。

可偏偏他们不但不能求饶,还需要感恩戴德的去领罚。

“爹,你也真是的,”董木雪嘴巴一撇,转向了董若勤,“没看到娘被欺负了?你还为了外人的一句挑拨,差点误会了娘?”

这董家,是她和董木林的天下,那蓝小韵算什么?一个外人而已,还比得起自己亲人重要?

董若勤的脸色有些窘迫:“宝芸,你听我解释”

“解释,你想要解释什么?”傅宝芸冷笑一声,“我辛辛苦苦嫁给你我容易么?你就任由外人欺负我?难道我为你放弃身份地位,到头来还不如那一个外人?早知道你是这种人,当年我绝不会顶着这么多压力嫁给你。”

“我我刚才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董若勤天生木头疙瘩一个,自然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,他见到傅宝芸那失望冷漠的眼神,急的如同火上的蚂蚁,满头大汗。

分类: 未分类